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小霸王“Z+”項目擱淺背后

2019-08-12 11:09:59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小霸王游戲機是眾多80、90后的兒時記憶。如今,小霸王卻陷入“發不起工資”的境地,其去年推出的Z+游戲主機似也已擱淺,沒了下文。而作為小霸王運營主體——小霸王文化的大股東,益華控股難以對其進行持續高額投入。

2019年,對于曾沉寂多年的小霸王來說顯得紛繁擾攘。

5月中旬,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上海)項目被停止、員工被遣散的消息曝出。

7月中旬,一張由廣東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如意)出具的《致員工函》流出。

作為總公司,小霸王如意曾在這份函件中承諾,擔保小霸王上海結清全體員工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資、社保、個稅、公積金及報銷款項,以及13薪和離職補償金等。

但8月3日,小霸王上海原CEO吳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小霸王如意并未完全履行承諾,“還是只拿到了不到一半的欠薪,目前我們打算訴諸法律”。

此前一天,8月2日,中國游戲行業的年度大展ChinaJoy如期開幕。而正是在去年的ChinaJoy展會上,小霸王推出了Z+游戲主機。彼時,外界對此頗為期待,媒體報道也可謂“濃墨重彩”。

但一年之后,吳松重回ChinaJoy,昔日的抱負卻暫已成空。

“Z+”擱淺

一年前的2018年8月3日,在第16屆ChinaJoy展上,小霸王發布Z+新游戲電腦,益華控股(02213,HK)董事局主席、執行董事陳建仁站臺發布會。“集團正積極開拓其他業務板塊”,陳建仁信心滿滿,“游戲機業務是集團的一個良機。”

作為“Z+”項目的運營主體,小霸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文化)由益華控股持股49%,陳建仁任公司董事長。

在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的“主席報告書”中,陳建仁寫道:“董事會預計,隨著電競的推廣及發展,能為我們這臺游戲機帶來亮麗的市場前景。”年報同時提到,小霸王文化也會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自己的線上游戲平臺,其中有幾款是獨家游戲,預計“隨著線上游戲平臺的上線,將可以拉動游戲機的銷量”。

顯然,誰也沒有想到,“Z+”項目會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迅速“流產”。

“沒錢了。”趙孟(化名)言簡意賅。他是小霸王上海前員工,對公司這一年來的境況有著切身感受。

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公司當年度錄得收益約7.733億元,較2017年的7.543億元增加2.5%。然而,盡管收入微增,但2018年公司擁有人應占虧損為1.174億元,同比猛增近921%。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年末,益華控股流動資產總值約為11.243億元,但流動負債總額卻高達15.133億元。顯然,益華控股面臨著極大的短期償債壓力。此外,截至2018年年末,益華控股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2.161億元,但公司未償還借款金額卻高達6.055億元。

由于業績表現不佳,益華控股股價也同樣萎靡不振。8月5日,益華控股以0.36港元/股開盤,創下公司上市以來的新低。而截至8月9日,益華控股在港股市場的市值僅為4.21億港元。

另一方面,對益華控股來說,“Z+”項目仍處于需要不斷投入的前期階段,尚缺乏盈利能力,不可避免地會“拖累”上市公司業績表現。

記者注意到,2016年~2018年,益華控股應占小霸王文化的除稅后虧損份額分別為199萬元、544.8萬元、726.2萬元,虧損額逐年擴大。同時,小霸王文化還一直與AMD合作開發僅供該公司使用的游戲產品專用半定制系統芯片,為此,小霸王文化在上述三年向AMD支付的金額分別為4774.3萬元、9051.9萬元和5287.2萬元,三年總計約1.9億元。不過,對此吳松表示:“益華控股實際投入的資金,可能還要遠遠大于這個數字。”

在自身業績堪憂、資金緊張的情況下,仍舊對相關項目持續投入——說益華控股沒有下決心支持“Z+”,顯然也有失公允。

但在第16屆ChinaJoy上高調亮相之后,原本預計當年8月開售的Z+游戲主機到2018年年底卻仍未面世,“Z+”項目陷入困境由此已可見一斑。

對于造成項目擱淺深層次的原因,吳松并不愿意透露。此前,曾有報道稱,益華控股方面對“項目進度悲觀”,不過,吳松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益華控股早已在項目投入上做過明確的預算,對系統開發難的風險也有預料,并有相應的應對措施。同時,項目進展順利,產品做工精良,“這顆芯片用到了很多AMD最新一代的技術,要比五年前問世的微軟和索尼兩家的更為先進。”在他眼里,唯一沒有預料到的風險,是由于“資金短缺造成招聘工作受阻造成”的人力不足。

至此,益華控股或許已無力,亦無心再對小霸王文化進行持續、穩定的高投入。

探訪益華控股總部——小霸王早已搬走

2013年,益華控股以當時的13家零售門店作為業務支撐,成功在香港上市。目前,“益華”體系下擁有購物中心、酒店、便利店、物業管理等幾大業務板塊。

在今年的ChinaJoy開幕前不久,《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趕赴廣東省中山市,實地走訪了益華控股總部。

益華控股的總部位于中山市核心商圈的益華大廈。7月2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益華大廈看到,大廈周邊分布了“益華百貨”、“萬果便利店”兩大益華控股旗下業態。不管是大廈名稱,還是周邊環境,都充滿了益華的印記。

據大廈員工介紹,“整棟樓都是益華的,有出租,也有自用”。記者走訪發現,這棟大樓共有9層,1~8層均對外出租,而頂層9樓則分布著益華控股總部、廣東益華百貨有限公司、廣東益華集團投資有限公司等“益華系”公司。

在大廈8樓,原本屬于小霸王文化的辦公室即將會有新用戶入駐。記者今年5月份到訪這里時,小霸王文化曾經租用的辦公室大門緊閉,門牌上有小霸王的標志,走廊貼有小霸王“Z+新游戲電腦”的廣告,配以“全球首創,王者歸來小霸王”的文字。彼時,物業人員告訴記者,小霸王文化搬走已有半年。

7月22日,記者再次探訪發現,該辦公室正在裝修,即將搬進新租戶,而走廊和門口曾經貼有的小霸王標志,已經消失。

目前,小霸王文化的官網也已經無法打開。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一條立案日期為2019年7月10日的信息顯示,小霸王文化為被執行人,其“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為“被執行人向申請執行人支付人民幣173.13萬元及利息5.14萬元,違約金50萬元,暫合計228.27萬元”,小霸王文化“全部未履行”且“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另一條同樣作為被執行人的信息,立案時間則是2019年7月26日。

對于小霸王上海所指控的益華控股作為投資方拖欠薪資、小霸王文化業務發展等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實地探訪中咨詢了某“益華系”公司員工,對方表示“這個問題可能由林光正來回應比較合適,他可能比較了解情況”。

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顯示,林光正為公司執行董事,持有約1.07%股份,今年4月25日益華控股的公告顯示,林光正已辭任執行董事并于當日生效。此外,林光正也是小霸王文化的股東。

對于記者的采訪要求,上述員工稱已經向林光正轉交采訪函,林光正表示需要內部協商后再回復。但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回復。

不見去年人

工商資料顯示,林光正還是小霸王如意的法定代表人。此前,正是小霸王如意出具了《致員工函》,以總公司的名義,承諾擔保小霸王上海結清員工2019年2月、3月、4月工資并依法為全體員工繳納五險一金和個稅,以及2017年、2018年度未付13薪和離職補償金。

啟信寶數據顯示,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領先科技)的股東為小霸王文化和杜慕仙,小霸王如意并沒有持股。吳松向記者解釋,之所以由小霸王如意出具《致員工函》,是由于此前為實現上市目標,在2017年小霸王如意曾通過VIE協議控制小霸王文化,因此由小霸王如意承諾擔保。

“現在拿到了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資、社保、個稅、公積金等欠薪,但是2017年、2018年度的13薪和離職補償金沒有拿到。”趙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這大概就是吳總(指吳松)口中所謂的拿到一半欠薪吧。”

不過吳松向記者透露,拿出這筆錢的,并非益華控股一方,而是來自一家拿到小霸王商標授權的廠商。“他們還在用小霸王品牌,一方面為了替集團公司分擔壓力;另一方面擔心負面太多影響生產銷售,所以墊付了我們這部分錢。”吳松說,他向記者出示了手機微信中與益華控股一方討薪的聊天記錄。但聊天記錄只有吳松一個人的發言信息,“后來益華控股一方對于解決欠薪的訴求始終沒有任何回應,我們對此很寒心。”

雖然被打上“童年回憶”的標簽,大多數人對小霸王的印象也還停留在“游戲機生產商”層面,但吳松告訴記者,在2016年啟動“Z+”主機計劃之前,小霸王事實上已經有十多年未曾真正涉足游戲行業。“一些購物平臺上能看到類似小霸王跳舞毯和安卓機頂盒游戲機,這是小霸王授權給這些廠商的,但這么多年來,除了Z+以外,小霸王沒有再做過資方投資自主研制的游戲項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中國商標網發現,帶有“小霸王”字樣的商標名稱達316個,這些商品范圍跨界頗廣,包括電炊具、電熱水壺、鞋、雨衣、頭戴式虛擬現實裝置、智能眼鏡、電子學習機等等,顯示申請次數最多的申請方是廣東益華集團投資有限公司,最早的申請記錄可以追溯到1991年。

而在入股小霸王文化時,益華控股曾提出要將小霸王文化及“小霸王”品牌主要資產打包上市、打造未來市值超500億的游戲產業新霸主的口號。

“500億市值”的夢想言猶在耳,但看起來,小霸王已經與這一目標漸行漸遠。

吳松當然不會滿意現狀,他聲稱自己是一個“完美主義者”。2018年8月,“Z+”新游戲電腦發布后不久,他曾親自下到生產線,車間里掛著“小霸王Z+新游戲電腦量產交付儀式”的紅色橫幅。那時,他的微博名還是“吳松_小霸王Z加”。

今年8月3日,吳松已將微博名改為“吳松再接再厲越挫越勇”,他也終于更新了許久未更的微博:

“去年圓月時,花燈亮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今年圓月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微博顯示,發文地點是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本屆ChinaJoy的舉辦地。

吳松細心地配上了兩張圖,一張是“Z+”新游戲電腦。另一張圖片里,他站在大大的“小霸王Z+”字樣前,張開雙臂,意氣風發。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帆 攝

推薦閱讀

華為營收首超中國移動

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如今,被稱為下一代信息基礎設施的5G漸行漸近。三大運營商是推動5G建設的主力角色,當然它們需要華為、中興、愛立 【詳細】

揭婚戀平臺套路:轟炸式推銷

短信電話狂轟濫炸不簽協議想走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推薦時說學歷是本科,見面卻變專科……近來,不少相親者投訴,部分開通了線上平臺的相親 【詳細】

美國對谷歌進行反壟斷調查

近日,美國多家科技公司頻遭各國反壟斷調查,其中包括蘋果、亞馬遜等巨頭公司,而谷歌自然也位列其中。據外媒報道,近日美國司法部正在對谷 【詳細】

董明珠:難道我國造不出電飯煲嗎?為什么國人去日本買電飯煲

IT之家8月8日消息 據央視財經消息,近日,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做客央視財經頻道《對話》節目,現場檢討自己,她說當年 【詳細】

高東真:日本限貿恐影響智能手機業務

據韓聯社8月8日報道,三星電子執掌IT移動部門的總裁高東真7日透露,由于日本將韓國移出出口白名單等利空因素帶來的不確定性,智能手機業務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中国足彩网 久治县 | 扎赉特旗 | 孙吴县 | 普兰县 | 武川县 | 信阳市 | 麟游县 | 平定县 | 庆云县 | 洪雅县 | 象州县 | 万山特区 | 泰州市 | 屏南县 | 琼中 | 永和县 | 拜城县 | 琼海市 | 准格尔旗 | 龙泉市 | 特克斯县 | 抚顺县 | 上高县 | 新源县 | 丹东市 | 抚松县 | 和顺县 | 承德市 | 格尔木市 | 郓城县 | 涟水县 | 杭州市 | 白玉县 | 濉溪县 | 佛教 | 佛学 | 饶河县 | 酒泉市 | 潞城市 | 栖霞市 | 阿瓦提县 | 乌什县 | 库尔勒市 | 霍邱县 | 沽源县 | 资讯 | 资阳市 | 武川县 | 北海市 | 固安县 | 西贡区 | 阜南县 | 剑阁县 | 塔河县 | 商城县 | 尼木县 | 神木县 | 罗平县 | 贡觉县 | 康乐县 | 化德县 | 锡林浩特市 | 赣州市 | 福州市 | 景德镇市 | 九龙县 | 曲松县 | 安徽省 | 思南县 | 大城县 | 饶阳县 | 鹿邑县 | 齐河县 | 双牌县 | 宜昌市 | 南安市 | 吉安县 | 青田县 | 兰溪市 | 闻喜县 | 桂阳县 | 合肥市 | 香河县 | 卢氏县 | 湟中县 | 多伦县 | 老河口市 | 茶陵县 | 太白县 | 盐源县 | 汉寿县 | 中方县 | 张家界市 | 瓦房店市 | 孟州市 | 镇原县 | 宜丰县 | 大邑县 | 葫芦岛市 | 珲春市 | 黄大仙区 | 涞源县 | 浦城县 | 丁青县 | 鄂托克旗 | 高雄县 | 洞头县 | 广饶县 | 宝丰县 | 广灵县 | 曲松县 | 巴南区 | 丽水市 | 稻城县 | 香格里拉县 | 西安市 | 新干县 | 阳春市 | 大关县 | 浪卡子县 | 峨山 | 仪陇县 | 什邡市 | 蓬溪县 | 铜梁县 | 淮滨县 | 苏州市 | 扎囊县 | 邵东县 | 津南区 | 仙桃市 | 太保市 | 罗定市 | 丹东市 | 临邑县 | 永兴县 | 邯郸县 | 彰武县 | 乌拉特前旗 | 云龙县 | 莫力 | 江门市 | 蕲春县 | 平度市 | 义乌市 | 杭锦旗 | 垫江县 | 乾安县 | 刚察县 | 崇仁县 | 志丹县 | 土默特右旗 | 聂荣县 | 汤原县 | 德庆县 | 西安市 | 司法 | SHOW | 临潭县 | 东明县 | 滨海县 | 运城市 | 军事 | 荆门市 | 民权县 | 佛山市 | 武平县 | 大理市 | 正镶白旗 | 龙里县 | 淳安县 | 祁门县 | 石城县 | 平武县 | 伽师县 | 尼勒克县 | 黄大仙区 | 沙湾县 | SHOW | 威远县 | 英山县 | 阳谷县 | 祁门县 | 洛川县 | 连云港市 | 丁青县 | 河南省 | 璧山县 | 同仁县 | 太原市 | 民县 | 宁国市 | 湘阴县 | 石棉县 | 贺兰县 | 澄江县 | 沁阳市 | 凤台县 | 武邑县 | 丹凤县 | 永福县 | 全南县 | 景东 | 辉南县 | 得荣县 | 库伦旗 | 长垣县 | 张家界市 | 兴海县 | 永清县 | 绍兴县 | 青阳县 | 如东县 | 绥芬河市 | 伊春市 | 南涧 | 平舆县 | 常山县 | 广灵县 | 元谋县 | 兰西县 | 勐海县 | 蚌埠市 | 达孜县 | 巴彦县 | 汉寿县 | 岳池县 | 茂名市 | 越西县 | 探索 | 泾川县 | 金塔县 | 广南县 | 广汉市 | 东安县 | 集贤县 | 阿尔山市 | 河东区 | 漠河县 | 晋宁县 | 社旗县 | 临海市 | 阿拉尔市 | 繁昌县 | 都兰县 | 蛟河市 | 芦溪县 | 阿拉善左旗 | 金溪县 | 苏尼特右旗 | 新泰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