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創業 > 正文

鄭州銀行股價破發“一分之差”擬定增融資60億元卻遭連續減持

2019-08-12 10:01:15  來源: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記者葛愛峰 實習記者 王鑫 鄭州報道

中報披露季以來,A股多家上市銀行2019年上半年業績快報陸續披露,作為少有的身披A+H股兩地上市銀行“黃金戰袍”的鄭州銀行,上半年凈利潤增幅僅4.54%,在目前已披露業績快報的十多家銀行中墊底,不良貸款率卻持續高企“遙遙領先”。

隨著鄭州銀行近年不良貸款率持續攀升、業績增長緩慢甚至負增長、撥備覆蓋率下滑、資本充足率收窄等風險隱患不斷加速暴露,A股H股股價更是雙雙創下新低。

對于鄭州銀行不良貸款率逐年攀升的原因,鄭州銀行向《華夏時報》記者解釋稱,該行主要客戶集中在中小微企業,河南省中小微企業占比較高,受宏觀經濟和區域經濟發展影響,河南省中小微企業發展面臨階段性困難,整體經營狀況不佳,企業經營風險向銀行傳導,河南銀行業整體不良率均處于上升趨勢;受地區傳導時序影響,信用風險正隨產業梯隊轉移至中部地區;監管政策調整,2018 年4季度監管要求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

不良率“遙遙領先”

據《華夏時報》記者統計,截至8月5日約有11家A股上市銀行已披露業績快報,這11家銀行分別為分別為成都銀行(601838.SH)、張家港行(002839.SZ)、鄭州銀行(002936.SZ,06196.HK)、長沙銀行(601577.SH)、杭州銀行(600926.SH)、寧波銀行(002142.SZ)、江蘇銀行(600919.SH)、西安銀行(600928.SH)、南京銀行(601009.SH)、上海銀行(601229.SH)、招商銀行(600036.SH)。

7月12日,鄭州銀行2019上半年業績預告數據顯示,該行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62.56億元,同比增長21.25%;撥備前利潤為45.61億元,同比增長22.1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24.74億元,同比增長4.54%;不良貸款率為2.39%,較年初的2.47%小幅下降。

對于凈利潤增速等問題,鄭州銀行答復本報記者稱,根據監管2019年新要求,我行逐步將逾期6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貸款,不良貸款總額及貸款撥備計提數大幅度增加。2019年上半年,我行總體經營運行穩健,主要監管指標均符合監管要求,高質量發展開局良好。

《華夏時報》記者對比分析數據發現,鄭州銀行上半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的增速,較其上半年營業收入增速或撥備前利潤增速均存在較大差距。且在上述11家上市銀行中,其凈利潤增速處于最低水平,除鄭州銀行外其余10家銀行凈利潤均呈雙位數增長。

根據業績快報數據,11家銀行凈利潤增速由高到低分別為江蘇銀行27.29%、長沙銀行26.40%、杭州銀行20.21%、寧波銀行20.03%、成都銀行17.99%、南京銀行15.07%、張家港行15.05%、上海銀行14.32、招商銀行13.08%、西安銀行11.08%和鄭州銀行4.54%。

鄭州銀行雖凈利潤增速墊底,但不良貸款率卻“遙遙領先”,居于11家銀行首位。

11家銀行不良貸款率由高到低分別為鄭州銀行2.39%、成都銀行1.46%、張家港行1.43%、杭州銀行1.38%、江蘇銀行1.37%、長沙銀行1.29%、招商銀行1.24%、西安銀行1.19%、上海銀行1.18%、南京銀行0.89%和寧波銀行0.78%。

“鄭州銀行的不良貸款率‘遙遙領先’,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其資產質量惡化,會給鄭州銀行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需要引起高度的關注。”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向《華夏時報》記者分析時表示。

近年來,在強監管、去杠桿的政策引導下,銀行業提升風險管理要求,加大了不良資產處置力度。從2018年起,鄭州銀行的信貸資產質量就已大幅低于全國城市商業銀行的平均水平。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鄭州銀行不良貸款率為2.47%,較全國城商行不良貸款率1.79%高出0.68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全國城市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88%,彼時鄭州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2.46%。

值得注意的是,鄭州銀行在2015年香港上市以前,不良貸款率低至0.75%。上市以后,不良貸款率呈現逐年攀升的態勢,2014年至2018年,該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0.75%、1.10%、1.31%、1.50%和2.47%。

隨著鄭州銀行不良率持續高企及信用風險加速暴露,其撥備覆蓋率不斷下滑。2014年至2018年該行的撥備覆蓋率分別為301.66%、258.55%、237.38%、207.75%和154.84%,今年一季度該指標為157.31%,雖然滿足監管要求,但與監管標準150%僅差7.31%。

巨額融資“補血”

面對不良率攀升、資產質量惡化、業務規模不斷擴大與對資本的不斷消耗,近年來鄭州銀行通過多種方式進行融資“補血”,但仍難以解渴。

自2015年赴港IPO融資48.15億元后,鄭州銀行2017年非公開發行優先股募集資金78.26億元。2018年,鄭州銀行又成功登陸A股,募集資金27.54億元,三次累計募集資金近154億元。

或得益于多次融資補血,鄭州銀行資本充足率有所回升,但隨著資產規模擴張及信用風險暴露對資本的繼續消耗,該指標又有所收窄。

相關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鄭州銀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76%、13.53%和13.15%,2019年一季度該指標為13.17%,距監管最低標準10.5%相差2.67%;今年一季度鄭州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26%,距監管最低標準7.5%僅差0.76%。

對此,鄭州銀行答復本報記者稱,一是為增強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支持小微、民營企業發展,本行加大對當地信貸資源投放,貸款增長速度較快,使用部分資本,導致資本充足率指標有所收窄;二是2018年,本行順應監管要求,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回表,為提升風險抵補能力,我行加大撥備計提和核銷力度,導致內生核心一級資本補充能力有所下降。

或是A+H股上市并沒有能夠使面對資本金壓力的鄭州銀行得以解渴,A股上市不足10個月,其擬再次定增融資60億元。

7月17日,鄭州銀行公告稱,董事會于2019年7月16日決議批準向不超過10名特定對象(其中包括鄭州控股、百瑞信托及國原貿易)以非公開發行方式發行不超過10億股A股,且募集資金不超過人民幣60億元,用以補充核心一級資本。

“雖然得到資本金補充或更利于鄭州銀行對信貸不良資產進行處理,然而發行普通股募集資本會攤薄盈利,企業過度融資問題亦會增大企業的財務風險和經營風險。”一位不愿具名的專業人士表示,這更會直接影響銀行資產質量。

對于此次定向增發,鄭州銀行向《華夏時報》記者解釋稱,此次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是我行資本規劃的一部分,有助于持續提升我行資本充足率水平,進一步改善資本結構,促進我行經營管理能力和風險抵御能力的提高,從而保證股東利益的實現。

“看不透”的增減持

一個“普通員工”購買自己公司股票或許未曾想到觸發信息披露規則,引起如此波瀾,然而在鄭州銀行就是這樣發生了。

相關信息顯示,2019年7月1日,鄭州銀行相關人員趙保軍以成交均價5.15元增持鄭州銀行A股股票2000股,共計1.03萬元,占總股本的0.0005‰。7月5日,趙保軍又以成交均價5.13元減持A股股票1000股。

鄭州銀行相關公告顯示,趙保軍與鄭州銀行監事趙麗娟系兄弟姐妹關系。對于上述兩起增減持事件,趙保軍向《華夏時報》記者解釋稱,其確實在鄭州銀行保衛處工作,是鄭州銀行監事趙麗娟的弟弟,未曾想到引起這么大“麻煩”。

而在港股,海通國際證券Haitong Securities Co.,Ltd.則出現了高價增持后又低價減持令投資者“看不懂”的現象,單算著1700萬股這一項投資,一進一出虧損約3200萬港元。

港交所權益資料顯示,5月28日海通國際證券以每股平均價4.7059港元增持鄭州銀行H股1700萬股,涉資約8000萬港元。增持后,海通國際證券的最新持股數目為1.45億股,持股比例由8.43%升至9.55%。

隨后海通國際證券又低價減持1700萬股,香港經濟通數據顯示,7月31日,海通國際減持鄭州銀行1700萬股,每股2.78港元。

除海通國際證券外,中信證券國際CITIC Securities Company Limited也對鄭州銀行H股進行兩次減持。鄭州銀行H股股權變動信息顯示,7月17日中信證券國際減持鄭州銀行4381.85萬股,8月1日又減持4797.52萬股。

對于海通國際證券、中信證券國際對鄭州銀行H股股權的增減持問題,鄭州銀行向《華夏時報》記者解釋稱,流通股票的交易是投資人基于自身投資需求和市場判斷自主做出的市場行為。根據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當觸發相應條件時,市場相關責任主體應當按照交易規則向香港交易所提交披露權益通知書。

《華夏時報》記者也就該問題分別向位于香港的海通國際證券、中信證券國際兩機構相關部門進行電子郵件核實和求證,截止發稿時未得到其正式回復。

鄭州銀行A股與H股股價近日雙雙下跌創新低。截至8月9日收盤,其H股收盤價為2.61元/股,此前的8月5日最低跌至2.55元/股,較H股招股價每股3.85元低三成左右。該行8月9日A股收盤價為4.67元/股,而此前的6日最低跌至4.60元/股,較A股招股價每股4.59元僅“一分之差”。

推薦閱讀

華為營收首超中國移動

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如今,被稱為下一代信息基礎設施的5G漸行漸近。三大運營商是推動5G建設的主力角色,當然它們需要華為、中興、愛立 【詳細】

揭婚戀平臺套路:轟炸式推銷

短信電話狂轟濫炸不簽協議想走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推薦時說學歷是本科,見面卻變專科……近來,不少相親者投訴,部分開通了線上平臺的相親 【詳細】

美國對谷歌進行反壟斷調查

近日,美國多家科技公司頻遭各國反壟斷調查,其中包括蘋果、亞馬遜等巨頭公司,而谷歌自然也位列其中。據外媒報道,近日美國司法部正在對谷 【詳細】

董明珠:難道我國造不出電飯煲嗎?為什么國人去日本買電飯煲

IT之家8月8日消息 據央視財經消息,近日,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做客央視財經頻道《對話》節目,現場檢討自己,她說當年 【詳細】

高東真:日本限貿恐影響智能手機業務

據韓聯社8月8日報道,三星電子執掌IT移動部門的總裁高東真7日透露,由于日本將韓國移出出口白名單等利空因素帶來的不確定性,智能手機業務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中国足彩网 岳池县 | 靖宇县 | 靖江市 | 通山县 | 平原县 | 无为县 | 响水县 | 邯郸市 | 德江县 | 闽清县 | 扎囊县 | 黑河市 | 岳普湖县 | 南皮县 | 武平县 | 会理县 | 大名县 | 邯郸市 | 松原市 | 五原县 | 阿荣旗 | 遵化市 | 繁峙县 | 子长县 | 万州区 | 招远市 | 正定县 | 大新县 | 长治市 | 开封县 | 平凉市 | 托克托县 | 密山市 | 襄樊市 | 宜昌市 | 开平市 | 宣汉县 | 四川省 | 蓬安县 | 武鸣县 | 平和县 | 花莲县 | 株洲县 | 平阳县 | 华亭县 | 广德县 | 中山市 | 申扎县 | 隆德县 | 徐州市 | 高淳县 | 长宁区 | 洮南市 | 砀山县 | 梅河口市 | 赞皇县 | 津南区 | 福泉市 | 闽侯县 | 高邑县 | 开江县 | 新野县 | 特克斯县 | 木兰县 | 彭州市 | 白沙 | 水城县 | 鄂温 | 揭阳市 | 宁明县 | 德格县 | 越西县 | 达州市 | 永德县 | 泰兴市 | 县级市 | 凯里市 | 布拖县 | 扬州市 | 祥云县 | 石台县 | 曲水县 | 陇西县 | 浑源县 | 东台市 | 华容县 | 潮州市 | 防城港市 | 平江县 | 福州市 | 赣榆县 | 高邑县 | 星座 | 老河口市 | 宁河县 | 宜兰县 | 大理市 | 沂南县 | 嘉义市 | 虎林市 | 沂水县 | 越西县 | 察隅县 | 仁布县 | 玉门市 | 新竹市 | 墨玉县 | 张家界市 | 项城市 | 嘉禾县 | 萝北县 | 江川县 | 获嘉县 | 文水县 | 若尔盖县 | 靖州 | 和硕县 | 灌阳县 | 前郭尔 | 中超 | 台北县 | 锡林浩特市 | 蒙山县 | 揭阳市 | 芜湖县 | 大石桥市 | 陵水 | 长丰县 | 忻州市 | 靖远县 | 万宁市 | 永济市 | 苍梧县 | 肥东县 | 瓮安县 | 焉耆 | 高尔夫 | 当阳市 | 海南省 | 乌鲁木齐市 | 浙江省 | 霞浦县 | 安义县 | 明溪县 | 遵化市 | 永清县 | 米脂县 | 北海市 | 青冈县 | 民勤县 | 长兴县 | 荃湾区 | 牡丹江市 | 鹤壁市 | 鄯善县 | 乌拉特中旗 | 城口县 | 宁夏 | 横峰县 | 大英县 | 通城县 | 安徽省 | 怀柔区 | 乌鲁木齐县 | 中超 | 宁陵县 | 嵊泗县 | 丘北县 | 武城县 | 普陀区 | 应城市 | 周至县 | 平和县 | 怀集县 | 双桥区 | 贡觉县 | 武安市 | 泰兴市 | 阿拉善左旗 | 盘锦市 | 辽中县 | 巴彦淖尔市 | 襄汾县 | 佛山市 | 东丽区 | 丰顺县 | 舟曲县 | 宁波市 | 仲巴县 | 东乡 | 新营市 | 翼城县 | 温州市 | 新津县 | 新化县 | 高安市 | 永丰县 | 文登市 | 本溪市 | 房山区 | 左贡县 | 安阳市 | 图片 | 高邮市 | 尼勒克县 | 罗定市 | 海淀区 | 沛县 | 济南市 | 黔西县 | 英吉沙县 | 隆尧县 | 常州市 | 睢宁县 | 乌拉特后旗 | 桦南县 | 启东市 | 安平县 | 金昌市 | 天等县 | 土默特左旗 | 准格尔旗 | 施秉县 | 调兵山市 | 双流县 | 邢台县 | 嵊州市 | 沂源县 | 海口市 | 裕民县 | 深水埗区 | 特克斯县 | 马边 | 通渭县 | 澄城县 | 桃江县 | 绥棱县 | 特克斯县 | 成都市 | 铁岭县 | 应城市 | 满洲里市 | 丹寨县 | 遵化市 | 青浦区 | 万盛区 | 沧源 | 沧州市 | 西藏 | 松潘县 | 沐川县 |